汉中、十八里铺、褒河古城记忆片段----童年、少年生活琐事点滴(之二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07日

       1.汉中汉中应该算是山城。大致位于盆地中部, 四面环山, 北接秦岭, 南接巴山。包河、沙河、汉水是长江最大的支流, 水量丰富;汉中盆地也没有几千年来自然形成的大大小小的湖泊和池塘。丰富的历史文献记载, 自古以来未发生过重大自然灾害。汉中老城原来有三个大湖:银马池、荷花池、汉王府东门湖(记不起名字了)。城墙外有护城河。 , 记忆中的城市从来没有出现过排水不畅的情况。每个湖边都有工匠编织竹器。他们在湖边建了一个竹棚来谋生。汉王府东门的湖水最大, 竹制品编织、贩卖形成一条街。师父从水中捞出竹子, 用砍刀将竹子切开,

一遍遍地重复。主人手中的长竹, 很快就变成了同样粗细的细竹。各种日用品在工匠手中如魔术般出现;师父灵巧的双手, 变幻舞动的竹片, 常常让我目瞪口呆, 不知看了多久。劈开时有有节奏的噼啪声, 看水鸟鸭子在湖中自由嬉戏。后来读了《庄子炮丁解牛》, 我就信服了。面前是竹匠的砍刀。泉拓幼儿园位于荷塘旁露台上的平房庭院内。有几个院落, 一个很大, 墙壁低矮, 破损不堪。站在院子里, 可以看到荷塘里的大部分湖水。一棵粗壮参天的栗树, 秋天成熟的栗子, 果实累累, 却从不采摘, 只等果实落到地上;栗子圆形的壳有一层厚厚的皮, 皮上也有一层致密而坚硬的生长物。刺远看像刺猬一样蓬松, 但拿在手上, 会刺破你的手;小伙伴们都在期待这个时候下雨了, 因为雨后的栗子不仅掉到地上, 而且在雨中浸泡了一夜, 栗子壳和硬刺都会变软。早上起床后, 我们就赶紧去接它们吃新鲜的栗子。院子里的其他果树都成熟了, 老师把它们摘下来, 排成一排。我们只捡到了栗子。我们抢夺、争吵和战斗。 50多年来, 老师的责骂一直没有被遗忘。上小学前的暑假, 父母托我住在乡下相识几代的熟人家里。离村子不远有一条大河。大人们下地干活后, 家里几个孩子带我去了河边, 芦苇荡, 鹅卵石, 白软的沙滩。一些年长的已经会游泳了。和我同龄的孩子只能在离岸不远的水里玩耍。根据父母的指示, 年龄较大的孩子不得进入深水区。他们将在海滩上筑坝并玩耍。大坝通向河流的游戏水, 坝体下方的溪流比溪流还要大, 它会以各种形状、层层叠叠, 水流会形成一个快速旋转的漩涡。五尊佛身倒地;我也试过建, 但没有成功, 直到我离开, 我只能建一个水坝。有一天, 大人说我明天要去湖边坐船, 采莲荚, 采荸荠。你想去吗?当然去。第二天天刚亮, 我就被带到了一个大湖边。很多人已经来了。我和姐姐被带上了一条小船。天开始亮了, 阳光照在湖面上, 湖面上密密麻麻, 高低错落, 荷叶散落。他们身上的露珠在阳光下晶莹剔透。较大的荷叶就像一张床。湖水晶莹剔透, 可以看到还有小鱼在里面游来游去, 水下还有各种水草, 露出白莲藕;我按照姐姐的吩咐打开莲藕, 吃了莲子。荸荠半沉半浮在水中。荸荠有锋利的角。新鲜的手感觉又硬又锋利。你需要用刀切开外皮, 露出白色的肉。大姐已经准备好了, 一边摘一边教我怎么摘。吃, 吃还是学习的经历, 那天只记得坐在船上, 摇摇晃晃地吃了一天, 还记得嘴里新鲜的莲子和荸荠的味道,

再也忘不掉了。 2.十八里铺, 汉中十八里铺, 汉中人很简单又称八里铺、蒲镇, 因距汉中古城18里而得名。一是因为我婆婆是1964年被强行搬到这里的, 二是因为我妈在文革期间被临时调到镇上的新华书店工作。我对它也有很深的记忆。十八里铺因店铺而得名, 店铺因水运码头而生。古镇的主要老街是一条小街, 以前店铺林立。这条街是典型的南方布局格局, 蜿蜒曲折。最宽的街道只有八九米。多为二三层木结构建筑。高低错落, 前门不是很显眼, 但里面有很多院落, 每一个都可以称为深宅院落。我住在镇上的新华书店楼上, 一屋又一屋无所事事, 这才知道什么叫躲在洞里。看了汉中地方志, 才知道十八里铺不是小事。早在唐代, 就有记载汉江通航。它是连接中国西北、连接武汉和中国西南的主要商路之一。骆驼和商队络绎不绝, 历史上曾一度闻名遐迩。古镇街道和汉水码头之间有一个大广场。过去是汉水码头集散、交易、购买货物的地方。水运衰落后, 成为节庆、交易、露天电影、庙会的广场。直到文化大革命之前, 它仍然是模糊的。可见当年航道码头繁忙时期的痕迹。第一次去十八里铺, 没有公交车, 妈妈就租了人力平板载我去找婆婆。婆婆住在一层楼的房子里, 公用茅草屋旁的小平房, 门外有很多。有一个宽阔的屋檐, 屋檐下是我婆婆做饭的厨房炉灶。一群燕子在屋檐下筑了几个半圆形的巢穴。早晚, 不会飞的小燕子都伸出半个脑袋, 继续前行。有大燕子飞回来, 嘴对嘴喂食。燕子不仅是婆婆的搭档, 还是婆婆的千里眼和天气预报的千里眼。在婆婆说你要来之前, 燕子就已经知道了。我当时不明白。四十岁以后, 我才知道婆婆说的话不是开玩笑。汉中盛产甘蔗。它是一个手指的粗细和一个人的高度的品种。每个人都喜欢吃。我从小就贪婪。甚至当我看到远处的一捆甘蔗或肩上的甘蔗时, 我都知道其中有哪些。最甜美、保湿且久经考验的;汉中有一种青少年流行的游戏或赌博, 就是在一个卖甘蔗的人旁边, 两个人或一群人不等。一把匕首大小的小刀, 像鸡啄米一样轻敲甘蔗顶部, 然后挥动小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圈, 然后对准甘蔗顶部一刀砍下。然后换另一个人, 直到甘蔗刀切到最后, 比刀切下来的甘蔗还要长。因为这个风俗,

街上有很多甘蔗皮。有时, 婆婆拉着我, 背着一个竹篮, 手里拿着一根尖头的细竹竿, 把甘蔗皮粘在地上, 戳破。捡起来回家后, 摊开在门口晾干。它被用作烹饪的燃料。甘蔗皮含糖量高, 易燃。当它燃烧时, 它会发出很大的声音。烟花散发出甜美的气味。有甘蔗的味道。上小学后, 好像有一辆客车。
       价格是200, 寒暑假带妹妹去看婆婆。为了节省几分钱, 我大多是沿着马路走。路上车少, 人少。好久不见人影。
       渴了就去村里的井里, 或者去人家讨水。没想到, 有时有人会主动给我们一些生的红梗或萝卜。想了想, 我们的兄弟姐妹大约是九、十年前的事了。几岁, 六七岁, 在旷野, 善良的汉中人可怜我们。 3、包河包河古镇, 又名包城, 因包寺而闻名于世, 以东汉时期人工开凿的石门隧道而闻名于世, 并以众多历史古迹而闻名于世。在附近发生并幸存下来的两汉三国的事实、故事和遗迹;二千余年来, 它不仅是连接南北西南的主要交通要道, 也是文人墨客、文人墨客、达官贵人的必游之地。包河古镇距汉中约30公里。古街位于包河西岸的高台上。街道根据地形自然延伸。它只是看起来更破旧。包河从这里奔涌出峡谷数百里。在汛期, 它像野马一样奔腾。巨石碰撞, 海浪飞溅, 海浪的轰鸣震耳欲聋。曹操经过时, 被这独特的景象惊呆了, 便在河中的一块巨石上写下了“贡雪”二字。 1968年, 在这个峡谷口修建了水坝, 修建了水库。石门隧道和古栈道都被淹没在水下。现在水库光滑如镜, 谷风已无。河流, 狂野不羁, 吞山河的英雄峡谷。 1966年夏天, 动乱开始了。到年底, 汉中市所有学校都停课了, 我投身于“文革”运动。作为小学二年级的我, 第一次参加了学校组织的阅兵式, 身穿“红兵”袖, 热情洋溢。激情澎湃, 泪流满面, 举起双臂高呼誓死捍卫伟大领袖。随着街头公开的肉搏战, 迅速发展为棍、刀、枪、打、砸、抢、烧。血案接连发生, 重大案件震动中央最高层。 1967年后, 汉中基本上是一座空城。我们全家也从一开始就参与到运动中, 为了挣脱运动的漩涡, 四处走动, 最后住进了包河新华书店的宿舍。这时, 包河在河东岸开发了一个新区域。汉中人称它为“河东店”, 与原古镇一河之隔。新区的主要街道是高速公路。先是建好过包河路的大桥, 然后水电部三局开始建设基地, 为包河水库工程做准备。在原古镇北侧的山脚下, “北大分院”的建设正在悄然启动。包河很热闹, 属于文革派的大后方。没有文革的残暴、流血、动乱、露天电影、文艺宣传演出。破碎, 再加上自然山水风光, 宛如世外桃源。妈妈所在的新华书店正对着河东店小学的街道。宿舍就在小学后面操场的东南方。小学停课,

书店断断续续营业。书店的后院是图书馆。那时父母基本不理我, 很快就认识了同龄的孩子。我爬山爬水, 几乎整个夏天都在包河度过, 自然而然地学会了游泳。那时, 包河还处于原始自然状态。河的两岸都是陡峭的斜坡。下到山谷时, 首先是灌木丛, 然后是大芦苇和砾石滩。包河谷的自然环境确实不同于其他河流。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 我去过许多其他地方。我见过一些河流、湖泊和海洋。如此独特的景观, 只有包河才能看到, 但已经不复存在, 只能在文字中找到。我对我的童年有一些记忆。我在这里住了将近两年。我的家人和朋友沿着包河一路前行, 或远或近。我去的最远的地方是留坝县的张良寺。这是汉中到宝鸡的省道。它基本上挂在著名的“包鞋栈道”的山谷中。路很窄。超车时, 大部分路段需要汽车靠边避让;许多路段都在山上。在侧面, 我拉出了一个面向峡谷的凹槽。在我的头顶上, 是一座仿佛要倒塌的巨山。另一边是咆哮奔腾的河流。坐在车里, 经常看不到地面。我真的很害怕。
       在路段, 你会停下来下河谷打水, 给汽车水箱加水, 休息和玩耍。山间包河谷和一般峡谷溪流没啥区别, 就是感觉峡谷深处的水还是极其丰富的, 唯一的在出口段。过去只是在石门隧道附近, 现在在水库大坝, 峡谷形成了瓶颈。两边山坡陡峭险峻, 山外的山谷是自然形成的梯田。两公里范围内, 大大小小的石头, 若有人仔细计算, 巧妙地排列, 从大到小依次装饰, 铺满了河谷。历经亿万年洪流冲刷雕琢, 石面如玉般细腻光滑。小时候只知道好奇和玩耍, 后来感叹大自然是神奇的,

是人类无法企及的。曹操当时所著的《贡雪》石刻遗存至今犹存。汉中市博物馆。但不管是官方介绍还是百度百科的介绍, 大石头上的文字和雕刻都刻意模糊。就我在当地的生活所见, 曹操路过的时候, 只有水量合适, 才能看到奇景。过大, 会淹没谷石, 过小, 急流与巨石无碰撞, 浪如雪, 浪声震耳, 雷声如雷。千军万马, 势不可挡。以曹操深厚而博大的阅历, 也曾一时触动了豪迈文人雅兴, 于是奉命在旁。岸上的案子磨平, 写有“贡雪”二字, 或指河谷中的大石头, 刻于此处。工匠凿只能在旱季进行。这种说法可能更接近史实, 无需含糊其辞。只是一个千年的故事, 一个千年的风景, 只能在记忆和文字中找到。到现在为止, 这本书充满了情感, 实录如下:其中之一, 曹操戏谑石郎卷, 今山谷微乱。一座大坝锁住了千堆雪, 碎石依旧难看。二宝司笑了笑, 在周朝灭亡之前。幽谷那么深, 怨气难洗。 1966年文革开始后, 汉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几十年后, 我仍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。一个繁荣、安定、淳朴、善良、闲散了数千年的汉中, 在文革中, 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全国最残暴血腥的武术发生了。亲眼所见, 亲耳所闻, 见证了一堆事实, 成为一代人难以忘怀的记忆碎片。一个老无用的人为两千年的古城唱起了告别挽歌。姜半片 20151023

Copyright © 2001-2018 青岛特钢有限公司 qingdaotegangyouxiangongsi (www.teamsafeapp.com) ,All Rights Reserved